贾云海:AI让孩子赢在学习,让人生赢在未来


本站和网页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54043484247464607 的作者无关,不对其内容负责。快照谨为网络故障时之索引,不代表被搜索网站的即时页面。

贾云海:AI让孩子赢在学习,让人生赢在未来百度首页登录贾云海:AI让孩子赢在学习,让人生赢在未来换个角度看教育发布时间: 19-12-2711:5312月5日,在第六届国际智慧教育展览会的舞台上,OK智慧教育发布基于AI平台的智慧教育城市解决方案,携智能化学习机定义AI时代全新学习模式,帮助学生赢在学习!会上,数十个区域教体局代表、城市合作伙伴与OK签约,共建智慧教育城市。OK智慧教育创始人贾云海发布了主题演讲,就如何借力AI学习机为学生减负增效,打造智慧化学习模式等问题进行了解答与展望。他认为在当今的人工智能时代,智慧的外设会让人的能力得到很好的延伸,智能化的学习终端让老师更好的了解孩子,在教学过程中能有针对性的教,让孩子有针对性的学,学自己该学的、做自己该做的,这或许是这个新世纪当中一次伟大的变革。为了孩子的未来,他希望有更多智慧型的校长、智慧型的老师、智慧型的家庭、生活在智能化时代的孩子们能够选用新的学习方式,让人生赢在未来!以下是演讲详细内容:各位同仁们,大家上午好,欢迎大家莅临“智慧教育2019”高峰论坛的现场。其实,我们大家都知道教育是人类发展进程当中最为重要的旋律,原因是什么呢?我们每个人都能够感知到我们要想赢得竞争或者提升我们自身的能力,接受教育是一个最佳的途径,所以我们头脑里能够感知到的教育,大概有这么几个阶段。最早的时候,我们觉得口耳相传找一个好的老师,他告诉我他是先知者,我是后知者,所以我们拜师学艺。因此,最早的教育形式就是后来者向先知者学习,学习他的知识,学习他的经验,学习他的技巧,技巧就是刚刚两位专家讲的“Know-How”。那么后来,我们通过考证,大概是370年前捷克大教育家夸美纽斯,他提出了班级授课制,这是我们到现在感知到的,狭义的教育当中或者学校教育当中最重要的一种组织形式,但是这个组织形式,我们无意当中忘却了是什么促使我们一直坚持班级授课制度到现在。如果我们从技术角度上去追溯一下,就会发现这是来自于黑科技当中的印刷术。于是出现了书本,出现了教书先生,我们原来的师傅和导师变成了教书先生,那么,接受教育的孩子们就变成了读书者。在这个过程当中,书就成为这个中间非常重要的介质,我们在座的各位校长包括我们各位非教育人士的同事们去想一下,我们坐在教室里,都快开学了,老师手里没有教程,学生手里没有课本,这个课程会难以进行下去。这个是370年以来一直占据着我们的心智的,最近几十年我们能够感知到互联网了,互联网+教育也来了,我们感知到的教育形式非常多元,除了孩子读书,除了老师手里的教材,还多了一个通过互联网、通过pc、通过pad、通过手机等各种的智能化的终端来去获取这些经验、这些知识、这些技巧的途径。也就是说,教育从原来极其平面和单向变成能够互动而且多维的方式。最近几年,大家可能对这件事情已经非常理解了。然而大概十年前的时候,我们会觉得,互联网会把校园给颠覆了,我们不需要走进校园,因为我们想要的知识互联网上都有,十年以后,我们发现这些方方面面都出来了。但是我们的班级授课制依然如此,我们的老师仍然拿着教材,孩子仍然在读书,我们一直往下走的时候,我发现有几个问题让我们非常困扰,困扰在哪呢?我们在座的校长们,你们当校长会越来越难当。昨天,我跟我们获得这次大会授予的“2019智慧教育示范学校”的智慧校长们聊天,他们百分之百的都告诉我“贾老师,校长越来越难当啊,不像你之前在学校里当老师的时候,孩子们很听话,现在孩子们越来越难管,老师们越来越不想做班主任。”这是因为什么呢?因为孩子们难管,然后同样,我们也会发现家长们对孩子学习上的事情越来越关注了。因为家长们确实比以前更关注孩子的竞争力,也更关注孩子的能力。也就是说,对教育的重视在这两个层面上,随着人类的进步,我们对教育寄予的希望更大,但是孩子却不好管,于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对教育产生了迷茫。可能更多的时候,我们还缺少了一些底层逻辑的思考。原因是什么呢?请大家顺着我刚刚说的逻辑去思考一下,最早的时候,如果我们能够有幸坐在孔子的身边,该是无比的荣耀,因为跟着他学,我可以学到我不知道的道理和知识,以及他的一些Know-How,这件事情对我来讲是无比荣幸的,我要积极地去求知。在我还当学生的时候,我的书包里面只有三本书。于是,课堂上听完以后,我总是想找到其他的资料和书来读一读,这时候我在求知,老师在课堂上没有PPT,也没有试卷,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吱吱呀呀的写,他每写的一个字,对于我来说,写出来是已知,没写的是未知。我在求知,老师在告诉我未知的知识,老师在我的心目当中是神一样的存在,老师是我的偶像,因为老师引导着我成长。大家想一想,现在孩子们还在求知吗?老师们还能够把握这个讲台的位置吗?老师们没有讲出来的知识,没有讲的道理,没有讲的信息,对于孩子们来说,还很难去获得吗?知识的碎片化、互联网对知识的高效流转,在这个时代让我们获取信息极其便捷,极其碎片化,而且老师的“已知地位”渐渐的渐渐的降下来,老师站在讲台上,孩子们能以渴求的眼神向老师求知的这个场景,渐渐地就淡化了。孩子已经已知,你让孩子装作在求知,这孩子可不是很难管吗?孩子在家里面,他有手机,他有电视,他有互联网,他有小伙伴的微信,相互传来的各种信息,还有孩子们所关注的,我们大家都不知道的,例如B站上其他多维的一些信息。他知道,而我们不知道,甚至他比我们先知道。在互联网上很多的知识不再是中心化的传播,很多知识不再从书本上、从出版社一点一点出来。他在互联网上,上一秒,你还不知道的,大家都不知道的,这一秒他get到了,我们还不知道,等到热搜已经过了,我们才知道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但这些知识是孩子们在传递、在创造。那么在这个时候,我们作为家长,我们再训孩子你应该这样做、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面还多的时候,他便不再相信了,所以对家长来说,孩子也难管。但孩子获取的信息已经跟老师同步,跟家长同步。甚至,他获取前卫信息的速度超过了我们这一代人。同时,他们不仅在获取信息,他们还在创造信息的时候,我们是否感知到这个时代变了?我们感知的到,但我们没变,老师没变,家长没变,我们传输的知识还是过往的知识,我们传输知识的形式,还是单向的传输形式的时候……孩子开始在无声的反抗,我们就开始纠结,这个时候,我们遇到的情况是什么呢?我们遇到的情况是,过往孩子们通过求知、通过拜师,通过在课堂里面认真去读书提升自己的能力,赢得他未来的竞争。但是今天的孩子们,学习给他们带来的是负担,而且这些让孩子不堪重负,因为孩子们近视率越来越高。大家查一下数据,初一的时候孩子的近视率已经67%了,微胖的孩子越来越多了,孩子们在户外的活动越来越少了,身体素质不断在下降了,他们被我们圈在一个大环境里面,圈在书桌前面,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们已经受到了伤害,他们走向社会的时候赢得竞争的机会少了。所以前一段时间,大概在三周之前,我们看到热搜上的“南京家长疯了”,“疯”的原因是什么呢?是南京的教育主管部门,他们真的在研究这个时代,真的在研究孩子们未来要拥有什么样的能力,才能赢得竞争。所以,他们推出了一系列避免孩子片面的去追求知识、避免老师单向的片面的去传递知识。避免接近400年的班级授课制对孩子在智力上的片面追求,在能力上的过分削弱的政策。家长感知到的是什么?家长“疯”的原因是什么?孩子的作业少了,课余的时间不需要做更多的题了,不需要完成更多的作业了。回家以后,他不做作业,他能干嘛呢?四点半就回家了,谁还管孩子呢?他没有作业做,他就会“惹事儿”。那么,这时候孩子不好管了,所以这个责任家长不接,孩子走出校门回去家里,家长不接,因为他接不下去。于是我们看到的是,家长们说“(孩子)也不考试了,我也不知道孩子咋样,(老师)也不布置作业了,回家以后我也不好管他。然后(孩子)不频繁的考试了,我不知道我的孩子掌握的程度怎么样,未来在中考、高考当中能不能进入更好的高中、更好的大学,如果去不了更好的高中、更好的大学,他未来的就业怎么办呢?”家长就开始焦虑了,在微博上不停的去发自己的焦虑,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形成了羊群效应,最后到了几亿人的点击。一般情况下的热搜,很少能够坚持24小时,但是这个热搜好像坚持近两个月,还没有下降的趋势,大家还在讨论孩子的素质、孩子的能力,孩子的竞争力这些我们该怎么办?我们知道提升能力和赢得竞争,这两个本来就是教育赋予人类,或者说给予人们提升竞争力,或者说赢得竞争的最佳渠道。但是这两个东西突然变成相互矛盾了。我在网上看到一个网友发的帖子,非常好玩。他说一个教育局局长白天召开会议,面向所有的校长,他说我们一定要实施素质教育,所以我们不能给孩子增加其他更多额外的负担,所以我们不允许给孩子布置过量的作业,我们不允许加班加点的去补课,更不允许老师课外去兼职,去学生家里去补课,我们更不同意孩子在课堂上没学好,课后周六周日要去辅导机构,然后变成了“五加二、白加黑”,这会让孩子们的身体素质、孩子们课余能力各个方面得不到很好的培养,所以坚决杜绝校外补课现象。这个事情,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对的。但是,他回到家里的时候,局长也是老师和爸爸,面对即将中考的女儿,孩子问爸爸“一元二次方程,我真的怎么也不会,但是老师发下来的考纲当中,中考可是一定要考的呀!”这个时候怎么办?局长也是家长,是他自己辅导吗?他离开教学岗位那么多年,或者如果他还不是数学老师,他是辅导不了的。那么,这个时候他要去请家教吗?请家教的话,被网友给曝出来,那该怎么办?所以纠结就回到局长这地方来,因为他同时也是家长。我想到很多事情,刚刚世达老师讲了一个道理就是“Know-How”。我也顺着他的话讲一个简单的道理,大概到今天为止,大家看到世界格局当中最大的两个热点应该是中美关系,应该是中美之间的贸易战,而且它吸引了全球越来越多的人的目光。但是大家想一下,在40年前我们是没有这个能力打贸易战的,因为人家也不跟我们打,那个时候整个国家和社会面临的是什么?面临的是几亿人口生产出来的粮食解决不了我们的温饱的问题,我们国家所有的工厂里面生产出来的产品满足不了我们几亿人口的生活和工作的需求,简单说是一种物质极其匮乏的时代。在这个时候我们能够做的是什么?我们能够做的是让农民白天晚上都不停地劳作,然后提高产量,这样让更多的人能够解决温饱问题,但是大家会发现无论怎么努力,一亩地上产的粮食都是极其有限的,没有办法解决。我们希望所有的工业人员都去学王进喜,我们拼了命的生产,我们甚至不要命的去生产,生产出来更多工业上的石油,工业上各种能够满足人们需求的产品,但是你会发现不管我们工业上怎么生产,我们最终还是满足不了整个人类社会的需求,在这个时候唯一的办法是什么呢?是我们要改变我们的生产方式。我们的农业的生产方式出了问题,工业的生产方式出了问题,如果这个方式出了问题,我们把农民们给累死了,最终他还会饿死。我们把工人给累死了,最终我们所有的生活当中还停在原点去打转。官方的数据显示,在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人均GDP是非洲的2/3,那么两个词,“改革”加“开放”,改原来的模式融入整个世界经济体系,40年后的今天,我们不仅融进去了,不仅解决温饱问题了,并且解决人们的需求问题了,我们还有机会或者是有能力,让世界顶尖的最先进的经济体跟我们一起来讨论讨论,我们有资格打这个贸易战。大家看40年前的生产方式跟今天的生产方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是否想过今天的教育模式已经400多年了,是不是要换个思路看教育,换个思路看孩子的学习,我们刚刚看到南京家长疯了,我们除了从官方的老师角度去考虑,从家长的角度考虑,那么,我们是否可以从孩子的角度去考虑考虑呢?考虑考虑孩子的学习模式是否可以通过互联网的方式、通过人工智能的方式去稍微做点改变呢?董博士在讲话当中说智能手机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她举了一个例子是智能汽车会进一步改变我们的生活,人类外设的进步是人类每一次进步的重大的阶梯,那么学习上我们是否还要盯着书本?我们是否还要用单向传输的方式去解决孩子的学习问题呢?那么接下来,可能有几点不太成熟,跟大家交流一下,这是我们从六年当中的实践,从我们平台上几十万学生的数据,8876个知识点,数据跟知识之间、跟孩子的行为之间,慢慢找出来的一点小小的“Know-How”,这个“Know-How”出来以后,它是否是一个小的诀窍,是否可以变成孩子学习的一种新的模式?这些都需要我们来共同的探讨与实践。大家看到这两个,切出来的这两个点,第一个,可能座位远的,大家不一定看的很清楚,第一张小的试卷上面,全部都是个位数的加或者减,第二张画面上出现了十位数的加或者减,对于我们在座各位从所有人来讲这是个知识,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但是大家把自己的思维拉到孩子刚刚会“加”的时候,然后1+2,1+3,1+4,1+5,1+6,1+7,1+8,这个对于孩子来讲没有难度,但是对孩子来讲,一旦1+9,难度就出现了,1+9变成十位数了,个位数的加法变成十位数的加法,孩子要迈台阶,个位数的加法,十位数的加法是两个知识点,两个知识点之间有一个叫台阶,我们姑且把他就叫做阶点。然后接下来大家再看更大一点更宏观的一点现象,孩子在小学期间一直跟数打交道,即使你学了奥数,他还是个数,跟数打交道的时候,我们一直在数理思维中倒腾,我们一直在一个思维当中倒腾,永远都是我们擅长的点,倒腾的时间越长,我们越精湛,但是大家别忘了倒腾的时间越长你越忘记了还有新的模式。农民种一辈子的地,等到他临死的时候,他只会种地,他不会去想收割机。孩子们六年的时间,被我们训练数的时候,到了初一的时候,突然发现有叫“代数”的东西,那么这个东西对我来讲太陌生了,我们作为初中的数学老师,我们头脑里没有这个,作为小学的数学老师,我们不关心这个代数,数和代数当中,中间这个阶就更高了,这个阶高到什么程度呢?这个阶高到让孩子从这个位置、从这个围墙迈过去这么大的难度。我们没有在这两个知识点当中给孩子更多的,类似于我们从这走上来的一个一个台阶。我是怎么发现这个现象的?2017年底的时候,我去我们在座的一位校长的学校,滨城六中赵校长的学校,我跟赵校长学校分管校长在讨论数学的时候,他说贾老师我发现一个现象,到我们学校的孩子们,来了以后数学都是96、97、98、99,很少有95分以下的,三个月过后,期中考试下来发现很多孩子立刻不及格了,一年以后很多孩子数学就再也不会了,他说如果我们要解决这个分化问题,这是教育上具有重大意义的一件事情。所以你这整天大数据大数据的,你能告诉我什么原因吗?我跟他一起打开学校的后台,把所有的数据反复去看,我们得到的结论就是孩子们不是慢慢慢慢96、97、98的上,也不是慢慢的95、94、93、89、79、69、59、39到不及格到不学了,他不是这样一个线性下来的,它是一个突然就掉下来不会了,孩子突然从99、100变成不及格的,而且是在瞬间,这个瞬间大概就是他从代数开始就没反过神来,因为他在用数的思维在学代数,在这过程当中没有人给他搭台阶,这个阶太高了,所以我们把这个道理搞过去以后、搞懂了以后发现阶点迈不过去了,对孩子来讲就叫拐点。也许这是个知识点,但是不重要,因为我一直坚持把这拐点的概念提出来给我的同事们,给我们后台的所有的产品经理和工程师们,因为我能够形象地告诉他,如果我从下面那个台阶走上来的时候,大家不会觉得我变形,因为我在走楼梯,大家想一想主办方把这个台阶搭成70cm高的时候,我会这样上去(动作),大家记住我的身材就会这样,然后我再这样,我就得一点一点拐上去,我甚至要用手爬上去,我能拐上去,这时候需要老师扶一下我就能过去,如果老师不扶我,我摔下来,就再也不上去了,我就不及格了,我就不学习了,这个过程当中是孩子需要帮助的地方,这个时候我们需要老师出手,我们需要家长理解,这是孩子的关键时期,所以小学升初中的时候,我们觉得孩子在升初一之前要学奥数,殊不知你在他的头脑里种下了极其深刻的数理思维,你没有告诉他进入代数思维。大家想想,初中对孩子来讲真的是太难了,代数思维还没搞明白,下面的几何就来了,几何可是空间思维,两个思维输出以后,第一下,孩子没摔死,还在那里想着我要努力,因为我的人生不能就此失败了。然后初二的时候,正是孩子青春期的时候,再摔一下,他就会觉得,我一次撞了南墙、两次撞了南墙,这不是我的个性,我去互联网上看看,B站上面告诉我什么。B站上面没有这么多的阶点,没有迈不过去的坎,只有非常非常开心的东西,那么一直开心下去,就变成我们班主任和家长眼里面不听话的孩子,我们管不了他们,因为他们迈不过这个阶。所以,今天的人工智能,今天的大数据能不能帮助老师了解孩子的拐点所在,能不能给孩子们搭一些阶梯让孩子们迈过去。董博士和世达老师给大家讲的黑科技要变成一个产品,既然要解决一个“Know-How”、一个形式的问题,孩子在迈这些阶点的时候,我们的“Know-How”是什么呢?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希望它是智能的设备,不要再把电子化的内容放在里面告诉孩子,如果你不会,请你多做题,如果你不会,你看看最优秀的、最知名的老师的微课,你好好学,你多做题你就会好。事实上,应该是我的问题在哪,我该学什么,是慢慢往前走,把这个阶梯上的对应的内容能够给到他,基于知识点,基于其他同龄人的数据,基于他个人的数据,基于这些数据告诉孩子,他的拐点在哪,接下来他就可以开启他的学习之旅。同样的一个逻辑,如果说孩子们了解自己的拐点在哪了,知道自己该学什么了,如果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一味的把认为好的内容、认为优秀老师的视频没有选择的给到孩子,这时候带来的结果是什么?如果难度系数太高,孩子们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比如说一个北大附中的老师,我曾经就是,我教的孩子,那都要上清华北大的,他们所学的内容我都不一定会。但是我们把他们放到最普通的学校里边,也许这个知识点对孩子正是拐点的时候,你让他去学这些内容,你告诉他这是名校的资源,你告诉他这是名师的指点,然后在这时候你好好去学,在这个时候你把高考最后一题,拉分的那道题扔给他,这个时候他就恐慌了,他无所适从,不知道怎么学。那么,如果说孩子们已经越过了个位数的加法,开始开启了十位数的加法,甚至已经到乘法、除法的时候,你告诉他把这个加法练习给我好好练一练,在这个时候,这种无效的练习占用了孩子的时间,孩子们在这种无效的、枯燥的重复当中,孩子在这个过程他的感知是什么?所以真正要给孩子推送的学习内容,是他应该学习的内容,如果在这个点上,他还需要认真的去练习,他应该进行针对性的练习,针对性的练习也就是刻意练习。比如说,教练在训练运动员的时候,如果是一个短跑运动员,他每天让孩子都跑100次100米的,但是每次都不做任何要求,那么,这孩子可能跑一辈子,他也不会成为100米短跑比赛的顶尖选手。最好的教练是什么?一直去看这个孩子,他的心脏承受能力、机体承受能力,然后每次训练都在这个临界点上去训练,哪怕这个孩子一开始19秒,18秒,17秒,16秒,15秒,14秒,13秒,12秒,到12秒这地方已经达到常人的极限,如果他的心脏还承受的住,如果他的肌肉骨骼能力还在。在这时候再进行训练,他就会跃到11秒左右,那么,这个时候他可能就会成为这个领域的顶尖高手。最好的教练往往是这么训练自己的运动员的,最好的钢琴家都是这么练出来的。不是懂所有的音符,把它组合出来,一个美妙的乐曲就出来了。在这时候,要在关键点上进行针对性的训练,这个训练才是有效的。而不是把任务给到孩子,告诉他,你给我跑去,你给我弹钢琴去,这个时候孩子的时间是用来训练了,但是孩子们基本上不在关键的学习区,没有挑战他自己的成功临界点。我们所有孩子做的练习,所有孩子做的作业,所有孩子经历的考试,如果这个考试孩子得了98分,孩子很高兴,老师很高兴,家长很高兴。问题的关键,你耗掉了孩子98%的精力你不自知,98分的孩子在课堂当中听什么呢?所以我们的思路应该反过来的,我们应该从数据上告诉这个孩子,你只有这一个知识点,而且有可能只剩一个计算问题,我们为什么要做那98%呢?所以我们如果找到这个点,就在这个学习区当中有针对性的让孩子去练习,我们所谓的不要让孩子进题海,是为了不让孩子进行无谓的练习,我们希望孩子进行针对性的练习,不是让孩子无谓的跑到互联网内容的汪洋大海当中去,给出我们自认为优秀的内容,然后让孩子们无条件的去付出和牺牲,这个事情对孩子来讲是一种巨大的伤害,而人工智能、互联网能够给我们带来更好的资源,更多的资源,但是孩子们需要的是针对自己的、最适合自己的资源。一个孩子,如果他天生具备运动能力,哪怕他现在百米赛跑成绩是21秒也没关系。很好的针对性的训练、刻意练习,能做到只要这个孩子的数理能力、空间能力、逻辑推理能力还都在,他就是一个数学的天才,哪怕他现在个位数的加法也不会,但是你别拿奥赛的题去考他,奥赛的题考他,他会了就是拔苗助长,这个孩子未来就麻烦了,因为他在恐慌,所以在这个时候学生在学习区的学习,对我们的孩子来讲、对我们的老师来讲是极其重要的事情。所以大家都知道我们做一个老师,我也站了16年的讲台,我最高的追求就是让孩子会学,不要让我去教,不要体量式,不要让孩子被动的接受。我们希望孩子举一能反三,能够掌握学习方法,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发现,当我们让孩子追求孩子会学的时候,我们应该用什么样的方法让孩子会学?刚刚我们说拐点,我们说在学习区,如果我们找到了孩子的拐点,但是孩子不会迈台阶,如果我们找到了孩子的能力,给孩子适合的内容,但是孩子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方法学,这个就是李世达博士和董鸿英博士说到的“Know-How”,你得告诉他怎么办,你不能让他不停地在那摸索,不停的在那受挫,因为这已经是成熟的方法,这就像当今的游泳训练一样,好的游泳教练一定是让运动员掌握到游泳最科学的姿势,然后让孩子训练,你可千万别就设置一个目标,我测测你的心跳没问题,然后给我挑战这100米,你要是差0.1秒我上来就收拾你,问题是,你有没有让他用最为科学的方法,让他掌握。所以在这个时候,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当孩子遇到拐点的时候,当孩子不知道怎么学的时候,他需要的是老师。昨天我跟很多的校长在交流的时候,几乎90%的校长都坚持,不管互联网如何发达,不管人工智能如何发达,孩子们在学校里面永远离不开老师。这个观点我同意,这里我有个但是,老师的角色是不是该发生变化了?老师还是那个教书先生吗?那么在这个时候孩子迈不过去的时候,不懂怎么游的时候,不懂怎么学的时候,老师是不是该出现呢?这时候老师作为导师的角色就显得非常重要,教给孩子方法,如果这个方法他懂了,那么在这个时候你再让他进题海,再让他进学习区。我调研了很多孩子,我们的孩子其实比我们想象的要上进,比我们想象的要追求成功,如果我们今天的家长,如果我们今天的老师,愿意坐下来跟孩子进行平等的交流,你会发现孩子们的建设力、孩子们懂事的程度是超过我们想象的,他们也知道家长的期望,也知道老师的辛苦,也知道学校出台所有政策的初衷都是为了他们好,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如果我们一次次让孩子受挫,孩子就不再听我们唠叨。那么最最重要的是,如果我们每次布置的作业,我们要求看的资料,要求的训练都是有理的,因为你只有经过这样精准的、针对性的训练,你才能够在跟同龄人之间相比较,因为你掌握的更好,你更熟练。更重要的是在这个知识点上你都熟能生巧了,那么熟能生巧是什么意思呢?可能我需要跟各位老师去交流,如果孩子在小学阶段很优秀,我们要学奥数,因为孩子水平很高,是不是在这个时候训练数的时候引入代数的思维呢?能不能在代数的时候引入空间思维呢?能不能在空间思维的基础上引入矢量思维呢?我是个物理老师,你要在空间教几何的时候引入矢量思维,孩子的物理是一马平川,因为物理的解题无非就是受力分析和简析,这是数学思维。那么在这个时候,我们有针对性的给孩子明确的目标,孩子时刻都能够感受到他的进步,时刻都感受到他克服的拐点给他带来更多的成就感。大家记住我刚刚所说的,我们跟孔子在一块,我们有荣誉感,我们有求知欲,在书本不是很发达,没有互联网的时代,我们想读书有求知欲,因为未知的领域对我来讲会激起我的好奇心,今天知识的好奇心对孩子们来说没有了,那么体验成功的这种体验感是人的本质需求,没有人不愿意体验自己的成就和成功,没有人愿意享受挫败感,不管他是打游戏还是调皮捣蛋。孩子们比较良善的调皮是为了引起别人的关注,他有技巧的调皮是为了体验自己还有存在感,学习上的存在感,学习上的成就感。那么教育之外,还有人做了多年研究的心流体验,有的人会忘我的工作,比如说乔布斯在病床的最后一刻,他还告诉护士说,请你一定转告院方,把输液的这个管子做的好看一点,我都是病人了,你给我这么丑的针管,我临死的时候都不安心,所以你能不能让他们把这东西设计的更人性化一点,更适合病人用的呢?你看乔布斯设计的产品,他对体验已经深入到他的内心深处,所以他不在乎自己的公司多壮大,而是用最好的企业、最好的产品让人类获得最佳的体验,他的成就感在这个地方。但是对孩子来讲,心流体验非常重要,所以让孩子感受到成功,感受到成就,我们可能就会觉得,我们传统的让孩子有求知欲的观点,是不是让孩子有成就感的观点?我们有教书先生变成孩子的学习导师,在我们课堂当中组织孩子有序的学习,通过大数据看到孩子的需求所在,找到孩子的不足之处,能够有针对性地传授孩子学习内容,然后教给他正确的方法,让他针对性的练习,通过大数据我们把我们的能力给延伸了,就像我们今天为止靠两条腿从北京走到南京,没有人愿意干,自行车会考虑,摩托车还会考虑,轿车有点难,因为驾驶太疲劳,高铁还不错。那么工具,人类的外设,特别是智慧的外设会让人的能力得到很好的延伸。班级授课制、书本延伸了知识传递,今天智能的外设、智能化的学习终端是不是老师更好的一个外设呢?是不是了解孩子最佳的一个方式呢?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能不能有针对性的教,让孩子有针对性的学,让孩子学自己该学的、做自己该做的,传统的学习方式跟智慧的学习方式,是不是当今的人工智能时代,智能化的这个新世纪当中最为伟大的一次变革呢?如果是,那么在座的各位校长,各位教育专家,还有我们的同仁们,我们是不是要为之努力、奋斗呢?如果这件事情我们做成了,在这个时候你觉得孩子会不开心?还是家长会疯?还是老师觉得孩子太难教了,我都有职业倦怠感了?还是我们校长说“哎,什么时候退休呢?”还是像山东临沂的邵校长一样笑得那么灿烂呢?为了孩子的未来,OK希望有更多智慧型的校长、智慧型的老师、智慧型的家庭、生活在智能化时代的孩子们能够选用新的学习方式,让人生赢在未来!谢谢大家,不到之处敬请谅解。举报/反馈作者最新文章探索未知的能力,才是孩子未来的谈资!效率意识不对,鸡娃努力白费!OK智慧教育研究院专家董鸿英:外设的演进与行业的变革相关文章倾影科技集团:智慧教育展厅,融入黑科技的全新智慧教育模式!智慧教育大势所趋,但你真的了解它吗?“政研”合作,协同发力 成都武侯与专家共谋教育智能治理2021绥宁中小学校长高级研修班莅临智慧教育装备展示中心参观学习VIEW2021峰会圆满收官|正当时,开启中国教育的国际化叙事设为首页 Baidu 使用百度前必读 意见反馈 京ICP证030173号 京公网安备11000002000001号

Copyright ©uecom 京ICP备18064371号-1 IPV6
2021-10-17 21:20:01
v.uenu.com
172.17.0.89